• 关于鬼节的文章:祭奠先人

  • 发表日期: 2012-12-21 来源: 靓女屋 点击数:
  •        鬼节。 以火祭奠先人。

           然后我抿嘴一笑了:大力宣传中国传统节日以增强民族凝聚力;大力宣传相信科学以及保护环境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。 可我又不能笑:因为妈妈会责备我?因为害怕鬼神会惩罚我的不敬?因为我有求于他们的私心?我也不清楚。 半透明的夜,还依稀看得见路旁的树。远方的喧嚣好像逾越了空间在我周围的如水的夜中渗析出来――越发显得清冷。凉意薄如蝉翼,一点点偷走了手心的温度。 用冷得僵硬的手拿着炭在地上画上三个大圈——仿佛是在人和鬼神的世界的边界处开了的小门,将这边的人关怀、希冀以火的方式捎给那边的先人们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火在风的催促下旺了起来,扭动的身躯像是毕加索立体画中不被人理解的大神秘。它沉默地向上、向上,却总也到不了它渴望的高度;像失声的艺术家,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,舞蹈成了他唯一的语言。这扭动一定是圈的那头鬼神欲说不能的挣扎,时间残酷地告诉他们:它不能被逾越。 可是,火还在固执地用生命绽放,我感到热浪狂热地亲吻我的脸;光热所到之处,事物产生鲜明的明暗对比。这一切静谧事物的背后,有火焰鲜红的呼吸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在冬天,这火是最温暖的召唤,以她妖娆的舞姿真诚地启迪我们怀念先祖。火通透的躯体早已扎进民风民俗,像一曲古老的歌谣,至今仍散发淡淡的香味。 我不知道古人为什么选择了这样的方式祭奠逝者,但我执著地相信死去的事物能以某种形式存在于世,我无法不在这神圣的火光中表现出谦卑,我面向火苗,像虔诚的信徒般祈祷。母亲用方言向她的祖母问候并祈求保佑。而我则学会了以火无言的方式体味生与死的智慧,独饮存在与虚无的苦涩。 火渐渐黯淡了她的光辉。母亲牵着我的手离开。我留恋。看灰烬 中的火星隐去,我似乎又感到那是先人不舍的一瞥——他就是那火,幸福地聆听着我们的细语。 只是再浓厚的不舍也说服不了时间,他要走了。我不知道他的心情,但以后或许会知道——我想到多年以后我的背影也会渐隐在那灰烬中,我的耳畔仿佛想起了时间所下的关于生与死的谶语,伴随着不可逾越的傲慢,将人世的无奈一遍又一遍上演于火光中,上演于祭奠者、被祭奠者之间。
阅读[关于鬼节的文章:祭奠先人]相关的[文章大全]内容

热门资讯

  • 搭配
  • 化妆
  • 瘦身
  • 情感

热点推荐